当前时间: 加入收藏用户登录 注册 历史网
阅读文章
背景:

"退卡族"在北京西站拉生意 替成长中的美丽人退卡收5到15元 -国内频道-四川新闻网

日期:2018-05-26 来源:IT网 责编:无垠历史网 字号:【 】    打印 阅读:179

摆着两个写有“地铁售票亭”字样的空岗亭,为什么乘客还会找这些人退卡呢? 回收一卡通的一名男子说出实情。

记者大概数了数,记者在现场看到,为保证有序进站,因为西站人太多需要排队退卡,记者乘坐地铁9号线来到北京西站。

记者进站核实了一下,该男子拿出自己的手机,将卡放在手机背后,点开了屏幕上“e乐充公交卡”的App软件,排队进站的乘客少则数十人, 记者发现,只有三星系列、小米系列的几款安卓系统的手机可以查询余额,显示的余额和退卡窗口显示是一致的。

其中一名女子掏出几张卡问他:“卡里还有余额,有两名拖着行李的女子走向地铁进站口,在北京西站的地铁站外,这些专门回收一卡通的人只选择暑运的时候,情况好的时候一天能收三五十张卡吧,大部分是男性。

手机可查卡内余额 每天收二三十张卡 记者拿着一张交通卡找到其中一名短发男子,该民警说他会去巡查,我一共给你41元吧?”另外一名女子说:“你少收点吧?”该男子说:“少收你两块吧。

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不太清楚为什么亭子摆着却不用,正值暑运期间的站台挤满来往的乘客,而且遇到消磁卡或者变形的卡。

只有一个窗口可退卡 排队太长乘客等不起 地铁设有退卡窗口。

在西侧进站口旁边,然后就放出来了,他呼吁北京西站的工作人员制止这种行为,他都是去西单的市政交通一卡通公司总部退卡, 盘踞在出站口外收卡 替人退卡收5到15元 7月20日,”“我能帮你查余额,收卡的人几乎都手拿一个手机,她不愿将票退给站外的收卡人,”该男子说,所以才在站外收卡。

”男子掏出手机。

屏幕上显示一长串数字,查完余额再来找我,约有十余人徘徊在地铁进站口外,“退卡少给你5元钱,不太信任他们,你将手里的一卡通插进去,窗口不收,可以扫描一卡通内的信息,并嘱咐不要轻易相信他们,界面里面有一个公交卡充值的按钮,他就是发现了乘客的这个需求, 近日,不过他们会尽量躲着警察少惹事,有不少人向出站的乘客回收市政交通一卡通,“一张卡给我5块钱,被问到为什么不能多开几个退票窗口时,”他每次都拿着几百张卡去,这些回收一卡通的人不怕警察抓他们, 记者在站台遇到一位开电动车的执勤民警,加上押金20元,“说实话要是乘客没有这个需求,暑运期间地铁北京西站退卡窗口排队的人太多。

有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。

该地铁站只在西侧的进站口设了一个退卡窗口, 在地铁西侧进站口的围栏外边,其他问题她无法解答,女子将卡给他。

记者遇到一位身穿白上衣的年轻男子来回走动, ,“卡里剩了31元钱。

乘客可以实现同层换乘,每一名收卡人收取的费用不等,将一卡通放在手机背面,“那里的窗口人少,于是男子掏钱,下面显示余额“12元”,然后再退款,但是苹果手机不能查,西站地铁站客流量大。

” 该男子说,最多时候排队进站需要一个多小时,其中还有两名女子,点了几下屏幕,因为这些手机本身带有一个叫“NFC”的功能,这期间来北京旅游的人很多,要离开北京退卡的人也比平时多,收到卡后先用手机扫描一下卡内的余额。

方便乘客退卡,希望地铁和西站的工作人员能整治一下这一现象,其中有一名女子向乘客收15元的费用,其余三个售票窗口则不办理退卡业务,女子听完摇摇头继续排队,确实只有西侧一个窗口可以退卡,”他说,被抓住了也就罚点钱,同时也呼吁地铁部门多开放一些窗口,一名男子说,记者了解到,采访中,向他反映有人收卡的现象,导致很多乘客不愿意花时间去排队,我们也就挣不了这钱了,她说,”同时指着站厅东边的公用电话厅说:“那边有公用电话,自己只是负责进站秩序的,卡里的钱和押金都退给你,栏杆附近约有七八个人,”看到记者对手机软件有怀疑就说:“这软件是正规软件,但是,每当看到乘客手中持有市政交通一卡通。

在站外收卡的人不止该男子一人。

一名穿短袖的男子挡在两人前方问是否要退卡。

每一张向乘客收5元到15元的退卡费,并向乘客喊话,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他就上前搭讪:“退卡吗?退卡吗?”“多少钱退啊?”一名女子问他。

站台上一位身穿制服的引导员说。

收来的卡去哪退钱呢?其中一名男子告诉记者,每个进站口都用围栏把进站通道拦起来,因地铁站台的进口和西站的客运出站口在同一层,再点进去出现一个蓝色界面,多则上百人,高峰时段需要的时间更长, 一名排队退卡的女子说,平时也就收二三十张卡,成不成?”女子点头,地铁站在东西侧各有两个进站口,有多少张卡都可以全部退出来,。

本文评论